文案详情
导航

纪录片《天下徽商》第七集解说词文案

文化纪录片 1027 80


第七集:徽州女人 


这是一份相当有趣的徽州家书,从中我们仿佛看到,寒夜孤灯之下,一位商人妇正拈管展笺,书写心头恨事:

“所闻你在外娶妾,如何大胆胡行?年纪有了四十,也须灭了火性,思前我待你恩情,如果有了此事,星夜赶到店中,骂一声‘狐狸精贱人’,看你如何做人?”

听说男人在外面又纳了一房小妾,家中荆妻不由得怒火中烧,醋意大发,以至口诛笔伐,兴师问罪。

纪录片《天下徽商》第七集解说词文案

 一番穷追猛打之后,妇人下了最后通牒,要丈夫限期返归故里,并提出了具体的“整改措施”:

“来家杭州经过,多带几把金银,头脚鞋面多要,头油也要几斤,大女儿胭脂花粉,二女儿要丝带头绳,细儿无有暖帽,衣裳多不合身……我也不要别物,只是虚亏,要吃人参。”

平素节俭持家的主妇,看来此番是动了狠念,不惜狠狠斩上一刀,让自己的男人出点血,以便长些记性。

如此泼辣、强悍的形象与人们心目中传统的徽州女人显然有着天壤之别。

 千百年来,徽州女人素以勤劳、坚贞、隐忍而闻名于世,那凄风冷雪中至今犹存的座座贞节牌坊,似乎仍在无声地诉说着一段段辛酸而沉重的往事。

那么,我们究竟应该如何来解读历史上的徽州女人呢?

纪录片《天下徽商》第七集解说词文案

 渔梁,地处安徽歙县古城以南的练江之畔,是古徽州著名的水运码头和货物集散地。

“一自渔梁坝,百里至街口;八十淳安县,茶园六十有……徽郡至杭州,水程六百走。”

这是徽州商人自己创作的《路程歌》,描写的就是徽州人从渔梁出发、沿新安江顺江而下、直抵杭州的情景。

 古徽州素有“八景”之说,而“渔梁送别”即为其中之一。

历史上,不知有多少对新婚夫妻在这里依依惜别,也不知有多少位母亲将年少的儿子狠心地“往外一丢”。

这些别离故土的徽州人,有的一生就再也没有回来。

长河落日,孤帆远影。

渔梁,寄托的是无数徽州家庭的梦想;

渔梁,又演绎出多少悲欢离合的一幕。



 明清以来,地处万山丛中的徽州是个高移民输出的地区,根据当地俗例,男子年满十六就要出门做生意。

安徽歙县南乡更是流传“歙南太荒唐、十三爹来十四娘”的俗谚,说的就是徽州人的早婚现象——不少人年满十二、三岁就得完婚,然后外出经商,有时需要几年、十几年乃至几十年才能返乡省亲。

对此,胡适先生解释说,“离乡撇井,四出经商,对我们徽州人来说,实是经济上的必需,家人、父子、夫妇数年不见也是常事。”徽州向有“一世夫妻三年半、十年夫妻九年空”之说,“一对夫妇的婚后生活至多不过三十六年或四十二年,但是,他们在一起同居的时间实际上不过三十六个月或四十二个月——也就是三年或三年半了。”

 复旦大学教授 王振忠

徽州有一句话叫“十户人家九为商”,就是说几乎家家户户都有人外出务工经商,这应该说是一个很重要的社会现象,所以说留守的徽州妇女是一个很突出的社会现象。



 “徽人不蹲家,经营走四方。”

男人常年奔波在外,侍奉双亲、抚育子女、主持家政的担子自然落在了女人身上。

这些徽商妇们常常“口绝鱼肉,日夜绩麻挫针”,“一月得四十五日”,一个月的劳动量居然相当于45天之多,其间的劳顿艰辛当可想见!

 清懿堂,世上罕见的一座女祠,位于安徽歙县棠樾村。这块“贞烈两全”匾额,乃晚清重臣曾国藩所书。

清懿堂由寓居扬州的棠樾大盐商鲍启运所建,鲍启运是两淮盐务总商鲍志道之弟,他有感于族中女性长年累月的奉献,于公元1805年专门建起了这座祠堂。

 

纪录片《天下徽商》第七集解说词文案

徽州“儒风独茂”,教育发达。在儒家思想的熏陶下,一些徽州女人虽身处深山僻壤,却深明大义,极富社会担当。

晚清货币改革家王茂荫的祖母便是这样一位平凡而又让人肃然起敬的女性。 

王茂荫,徽州府歙县南乡杞梓里人,是《资本论》里提到的唯一一位中国人。

王茂荫出身于商人世家,祖父王槐康19岁完婚后,便跟随族人远赴京师做茶叶生意,后在通州创设“森盛”茶庄,因劳累过度,31岁便离世了。父亲王应矩不得不中途辍学,弃儒服贾。

王茂荫幼年丧母,赖祖母方氏抚养成人,祖孙二人感情笃深。

少年的王茂荫寒窗苦读,却屡试不第。

无奈之下,他来到通州,一边学做生意,一边苦学不倦。 

纪录片《天下徽商》第七集解说词文案

公元1832年,34岁的王茂荫进士及第。金榜题名归来,方氏欣喜之余,一再告诫爱孙说,你应恪尽职守,不要急躁冒进,更不能贪图钱财,“吾与家人守吾家风,不愿汝跻显位、致多金也。”

祖母的训诫,成为王茂荫一生行止的座右铭。“我以书籍传子孙,胜过良田百万;我以德名留后人,胜过黄金万镒。”在京为官30余年,他不带家眷,不置府第,一直寄居在宣武门外的歙县会馆内。

 公元1854年,时任户部右侍郎的王茂荫上奏《再议钞法折》,主张将朝廷发行的官票宝钞改为可兑现的钞票,以挽回纸币信用。

可此时的清王朝如同扶不起的阿斗,每况愈下,财源枯竭,官票宝钞十之八九成了空头支票。

当咸丰皇帝看到奏折后,龙颜震怒,斥责王茂荫“专为商人指使”、“所论专利商贾而不便于国”。

这一事件后来为马克思所关注,并写进了《资本论》中。

 公元1865年,王茂荫因病卒于歙县义城。

两年后,影响世界的皇皇巨著《资本论》在德国汉堡出版。

“丈夫志四方,不辞万里游。新安多游子,尽是逐蝇头。”

徽州商人多以小本起家,在这种情况下,女人的首饰妆奁往往就成为他们最原始的资本来源。

纪录片《天下徽商》第七集解说词文案

安徽歙县古城的许国石坊,又名大学士坊,是中国独一无二的一座八脚牌坊。石坊呈“口”字形,四面八柱,宏伟壮观,古朴豪放,显示出坊主许国煊赫的政治地位。

许国,徽州府歙县人,明嘉靖、隆庆、万历三朝元老,官至礼部尚书、武英殿大学士。

许国生于一个普通的商人家庭,父亲许鈇起初在无锡经商,曾一度陷入“无以为资”的困境,差一点就打了退堂鼓。关键时刻,母亲汪富英毫不犹豫地拿出当年的嫁妆,给了父亲东山再起的资本。

之后,汪富英还勇敢地迈出马头墙,“随夫经商于吴中五、六年”,为丈夫出谋划策,帮助打理商务。

纪录片《天下徽商》第七集解说词文案

 在商海弄潮的徽州女人中,最出色的莫过于汪太太了。

汪太太本姓张,乃徽州府歙县稠墅村盐业巨子汪硕公之妻。汪硕公去世后,妻子张氏继任总商,所以大家都叫她“汪太太。”

汪太太生性豪爽大方,家蓄众多食客、优伶;扬城每逢灯节,孩子们喜欢唱花鼓龙灯之戏,汪太太总是将他们招入府中,赏钱赏物。

公元1780年,大清乾隆皇帝第五次南巡前夕,汪太太和两淮众盐商商定,在扬州城北郊择荒地数百亩,仿照杭州西湖风景,构筑亭台园榭,以备御览。

当全部工程完工后,众人方才发现缺少一方池塘,难见水色倒影,甚是遗憾。

这时,汪太太独自捐银数万两,连夜召集四方工匠,赶造出三仙池一方。

第二天,圣驾光临,龙颜大喜,当即赏赐诸多珍宝。

四年后,乾隆皇帝第六次下江南,驻跸扬州天宁寺行宫。

一天,他在行宫内远眺三华里外的小金山。

时值夕阳西下,波光粼粼,景色迷人。

但让他感到美中不足的是,绿树掩映之中似乎缺了一座城楼,“上意憾焉”。

汪太太闻讯后,当夜组织数千人力,拆卸城内大屋移建,“鸠工庀材”,一夕而成,以至于这位见多识广的乾隆爷竟连连惊呼:“富哉,商乎,朕不及也!” 

纪录片《天下徽商》第七集解说词文案

当然,像汪太太这样巾帼不让须眉的女中豪杰毕竟凤毛麟角,更多的徽商妇则默默守望着家园,用一茬一茬的青春延续着徽州的生机。

 公元1891年,清光绪十七年三月十五日。这天一大早,徽州府祁门县人胡廷卿郑重其事地取出一本崭新的账簿,在封面签条上写下“春茶总登”四个字;翻开账册第一页,他接着写道,“光绪辛卯年三月十二日谷雨后三日开山采茶”;之后,他又微笑着顿了顿,添上了两个字:“利市”。

胡廷卿是当地一名私塾先生,除了教书所得外,他家还种有数亩茶园,以补贴家用。

“利市”是每一个像胡廷卿这样的徽州人对当年茶市的期待。

 “晓起临妆略整容,提篮出户露正浓。小姑大妇同携手,问上松萝第几峰?”

每年清明刚过,姹紫嫣红的徽州便迎来了规模宏大的采茶季,留守的女人们也开始了一年一度的集体节日——

迎着曙光,她们三五成群地涌向茶山。

欢乐的茶园,是她们的交际广场,说丈夫,谈孩子,家长里短。

伴着晚霞,她们在晚归的途中,用歌声解乏——

纪录片《天下徽商》第七集解说词文案

 茶歌表演:

“手挽筠篮鬓戴花,松萝山下采山茶。途中姐妹劳相问,笑指前村是妾家……”

月沼,安徽黟县宏村的一个有名景点,也是一位徽州女人的精心之作。

她叫胡重,来自离宏村不远的西递村。

纪录片《天下徽商》第七集解说词文案

 胡重嫁过来不久,正赶上宏村汪氏开挖月沼。族人原本计划将其掘成一方圆形池塘,胡重力排众议,最终改成了半月形。

这是她作为一个女人的良苦用心。

半月思满,月圆即亏。

胡重希望以此来提醒在外为官为商的男人们,始终牢记老家还有一方残缺的池塘。

对于远在他乡的徽州游子,宏村月沼,宛如明亮的半月,孤悬在遥远的家乡,等待团圆的一天。

纪录片《天下徽商》第七集解说词文案

 徽州男人万里远游,留守的女人们便以各种方式,寄托绵绵的情意和无尽的相思。

安徽休宁县过去有一种“香枣”,将两颗枣子刓剥叠成,中间撒上茴香粉,再用蜂蜜浸渍。倘若探究它的来历,便是商人妇用来寄给远方男人的,以“枣”与“茴香”的谐音,望夫早归,“早早回乡”。

纪录片《天下徽商》第七集解说词文案

 徽菜,中国八大菜系之一,这道经典菜肴“冬笋煨火腿”同样出自徽州女人的手笔。

据说,以前徽商妇们思念在杭州一带做生意的丈夫,每至阳春三月,她们便将头年冬天埋在沙里的冬笋挖出,带着火腿,乘着小船,去探望在外的夫君。

女人一上船就开始忙碌起来,剥笋、切肉、烧炖,及至杭州,这道男人们熟悉的家乡美味正好烹制而成。

纪录片《天下徽商》第七集解说词文案

 这个兰心蕙质的清代女子名叫程璋,徽州府歙县人。九岁即通翰墨,长大后嫁与同县商人方元白为妻。

方元白常作客扬州,程璋每以诗文相寄,表达相思之苦。

一天,元白外出,恰好程璋的信函寄到,友人私下打开后,但见里面装着翠碧可爱的新柳叶,上面各书绝句一首:

“杨柳叶青青,上有相思纹。与君隔千里,因风犹见君。”

“柳叶青复黃,君子重颜色。一朝风露寒,弃捐安可测?”

程璋21岁便因忧伤过度而亡,丈夫方元白悲痛欲绝,终生不复再娶,也不再经商,“遂入天台山为名僧”。

纪录片《天下徽商》第七集解说词文案

 旧时徽州,香闺淑媛们虽身居芳园丽景,但看着窗外的满庭春色,落红飞舞,仰望那天涯共对的一轮明月,滋生不已的相思情怀却始终难以袪去——如此好景谁同,这般良宵谁共?

或许正是这种闺怨情愫的缘故,徽派建筑中的飞来椅很早也就有了“美人靠”的说法。

 徽派建筑多为两层结构,楼上比楼下略高,楼檐外伸,楼层面临天井一周的弧形栏杆向外弯曲,临空悬置,俗称“美人靠”。

“美人靠”,顾名思义就是供深闺中的徽州女人凭栏休憩之用,她们在此闲倚雕栏,或嫣然顾影,对月相思;或籍以遥望外面的大千世界,窥视楼下的过往宾客。

 

纪录片《天下徽商》第七集解说词文案

然而,高大厚实的外墙毕竟隔断了老房子与外部的联系。年届青春的少妇,清夜孤眠,窗迎冷月,灯摇残照。

面对空荡荡的深宅大院,她们有的靠脱解铜制的九连环聊以消愁破闷;有的则将一把铜钱抛在地上,然后一个个捡起来,再把它们撒开,再一枚一枚拾起……如此往复,直到东方泛出鱼肚白,直到青丝熬成了白发。

迄至今日,在昔称“程朱阙里”的徽州大地上,依然矗立着大大小小、错落有致的贞节牌坊,便是很多徽州女人冷落孤寂生活的见证。

纪录片《天下徽商》第七集解说词文案

 清代徽州府歙县诗人汪于鼎记有这样一则故事:

当地一对夫妇结婚才一个月,丈夫就远走他乡。

妻子在家以刺绣为生,每至年底,就用辛苦积攒下来的余钱,换回一颗珠子,用彩丝系住,称之为“纪岁珠”,用以记住丈夫离家的岁月。

当丈夫还乡之时,妻子已去世三年。启视其箧,所积之珠竟达20余颗!

诗人为此感叹:“几度抛针背人哭,一岁眼泪成一珠……珠累累,天涯归未归?”

 安徽大学研究员 刘伯山

清代徽州休宁学者赵吉士就曾说:“新安节烈最多,一邑当他省之半。”一部民国《歙县志》,人物传达九卷,其中仅《烈女传》就达四卷,可想人物之多,并且这些收入《烈女传》的烈女有许多就是徽商妇。

纪录片《天下徽商》第七集解说词文案

 孝贞节烈坊,位于安徽歙县城南,建于公元1905年,是古徽州最后一座贞节牌坊。

这座小小的牌坊样式极其简陋,造工也颇为粗糙,如今虽已面目全非,但上面镌刻的一府六县孝贞节烈女曾多达65078名。

这是一串令人触目惊心的数字!

纪录片《天下徽商》第七集解说词文案

 钱福,明代南直隶松江府华亭名士,自幼天资聪颖,才思过人。此兄喜率性而为,好饮酒,每饮至醉,总言语伤人。

据记载,钱福曾垂涎扬州某妓,等到赶往扬州后方才得知,该妓已嫁与一位盐商。

于是,钱福便前往盐商家中拜访,只求一睹芳容,“商许之,出妓把酒。”

酒酣耳热之际,新夫人拿出白绫帕,请钱大才子留下墨宝。

钱福遂书一绝:“淡罗衫子淡罗裙,淡扫娥眉淡点唇。可惜一身都是淡,如何嫁了卖盐人?”

 这位盐商是否为徽州人,书中并未明示。但清代小说集《笑笑录》载有一则与此异曲同工的故事:

《笑笑录》称,杭州的名妓大多嫁给了盐商,其中一个名叫素娥的,为徽州府歙县一商人所据。

苏州文人黄南谷在这位盐商的家里,看到墙上的女子画像后,亦吟诗一首:“淡红衫子淡红裙,淡淡梳妆淡点唇。可惜一身都是淡,将来付与卖盐人。”

纪录片《天下徽商》第七集解说词文案

明代小说家凌濛初曾在《二刻拍案惊奇》中写到,“原来徽州人有个癖性,是乌纱帽、红绣鞋,一生只这两件不争银子,其余诸事悭吝极了。”

在明清小说家们的笔下,席丰履厚的徽州商人多以好色、健讼、俭啬、刻薄而著称,这固然是文人学士对商人一贯的偏见。但揆情度理,常年“不蹲家”的新安游子们难免在外眠花宿柳,暮宴朝欢。 

“要娶小,扬州讨。”在徽商的“殖民地”扬州,过去有种陋习,叫“养瘦马”。明末文人陆人龙在其话本小说集《型世言》里说,“扬州地方,人家都养瘦马,不论大家小户,都养几个女儿,叫她吹弹歌舞……”等到这些女孩子长大成人后,便待价而沽,卖给富人家做婢妾。

有些徽州商人则干脆另娶一房,过起“两头大”的生活。所谓“两头大”,就是在老家和寄寓地都有女人,不分正妻和小妾。

 徽州商人在寄寓地提风倡雅,文酒聚会,纷纷以儒饰贾,以期跻身绅商阶层;有的甚至意马心猿,恋酒迷歌。

而在桑梓之地,他们则殚精竭虑地将之塑造成“慈孝天下无双里,锦绣江南第一乡”,营造出“程朱阙里”那样的理教重镇。

 针对“饿死事小、失节事大”、“存天理、灭人欲”的程朱理学,18世纪伟大的平民思想家戴震终于发出了“以理杀人”的控诉。

纪录片《天下徽商》第七集解说词文案

戴震,徽州府休宁县隆阜人,父亲在江西南丰做棉布小生意,他本人也当过商贩。

在戴震看来,“理者,存于欲者也。”有“欲”才会有“为”,“无欲无为,又焉有理?” 

纪录片《天下徽商》第七集解说词文案

继戴震之后,五四新文化运动旗手、徽州人胡适又高举起民主和科学的大旗,对封建礼教进行了激烈地批判。

有意思的是,胡适——这位头顶30几个博士帽、学贯中西的新派人物,不仅娶了个大字识不了几个的小脚村姑,而且这桩典型的“小脚与西服”式的婚姻,居然维持了整整一生,被称为民国七大奇事之一,至今依然是人们茶余饭后的谈资。

1917年12月30日,岁末的徽州,分外寒冷。

但对安徽旌德县江村的江冬秀来说,这个冬季的阳光却格外温暖。因为这一天,她等得实在太久了,等得她几乎都要绝望了。

 这天,安徽绩溪县上庄胡家张灯结彩,一派喜庆气氛。

27虚岁的留洋博士、北大最年轻的教授胡适,终于在13年之后,迎娶了一山之隔、大他一岁的未婚妻江冬秀。

这场中西合璧式的婚礼,让乡亲们大开眼界。

喜欢自嘲的胡博士还亲撰对联,其中的一副便是:“三十夜大月亮,二十七岁老新郎。”

 胡适出身于商贾世家,祖上在上海郊外的川沙镇经营“万和”茶庄,当地就有“先有胡万和、后有川沙县”一说。

父亲胡传先贾后儒,中日甲午战争爆发前,胡传奉命驻守台湾,公元1895年8月病逝于厦门时,胡适才三岁。

母亲冯顺弟是父亲的第三任妻子,这是一个典型的相夫教子式的徽州女人,22岁就开始守寡,含辛茹苦地把胡适抚养成人。

纪录片《天下徽商》第七集解说词文案

 

胡适的婚姻,可称得上中国传统的母亲之命、媒妁之言。总体来看,夫妻二人相处得还算相濡以沫,波澜不惊。

不过,胡博士的大名实在如雷贯耳,不仅才华横溢,人又长得风流倜傥,这样的花样美男,身边自然少不了几个红颜知己——

初恋情人、美国康奈尔大学求学时结识的韦莲司,恩师杜威的秘书洛维茨,还有那个半年通信40封的才女陈衡哲,惠赠玉照的女学生徐芳,眉来眼去的交际花陆小曼……

这样一个一个数下来,胡大才子的花花肠子还真不少。

其实,这些人都不足为虑,江冬秀稳坐钓鱼台,松快了好几年,直到又一位才女的出现。

 

纪录片《天下徽商》第七集解说词文案

曹诚英,中国农学界第一位女教授,安徽绩溪县旺川人。

曹家与胡家仅数里之隔,曹诚英是胡适三嫂的胞妹,也是胡适婚礼上的众伴娘之一。

曹诚英也生于徽商之家,父亲在武汉经营文房四宝,武昌有他的“师竹友梅馆”,汉口也设有分店。

曹父早逝后,母亲将她许配给邻村宅坦的徽商后裔胡冠英,这段没有爱情的婚姻很快便走到了尽头。

 1923年4月,胡适因公去上海,顺便来到杭州。

正在杭州女子师范学校求学的曹诚英和好友、“湖畔诗人”汪静之等陪同游览西湖。

春天的杭州,桃花落红满地,梨花漫天飞雪。

这一次,胡适对小表妹有了别样的感觉,他的《西湖》一诗写得绚烂动人:

“轻雾笼着,月光照着,我的心也跟着湖光微荡了。”

“只觉得伊更可爱,因而不舍得就匆匆离别了。”

纪录片《天下徽商》第七集解说词文案

 两个月后,胡适再次到杭州养病。

此行江冬秀是知晓的,她甚至写了封别字连篇的书信,对小表妹的照应表示感谢。

江冬秀到底还是不懂得文人间的弯弯绕。白娘子和许仙,柳梦梅和杜丽娘,西湖从来都是催生情思的好去处。

表哥索性搬出旅馆,和表妹一起住进西子湖畔的烟霞洞,演绎出胡适一生中最销魂、最刻骨铭心的“烟霞之恋”——

“山风吹乱了窗纸上的松痕,吹不散我心头的人影。” 

纪录片《天下徽商》第七集解说词文案

狼来了,狼真的来了。

回到北京后,胡适居然提出了离婚。

胡博士书读了千千万,路走过万万千,却低估了小脚婆娘的爆发力。

江冬秀一把拽过两个儿子,菜刀一横,两眼一瞪:你要那个狐狸精,要同我离婚,我们就死给你看!

一顿杀威棒下来,胡大师很快缴械投降。

表哥、表妹只能暗通款曲。 

可叹的是,一代才女终身痴情不改。

在今天通往胡适老家上庄的盘山公路旁,曹诚英之墓仍然孤零零地守望在那里。

寒来暑往,冬去春来……

其实,一味的强悍笼络不了夫君的心。

胡适与江冬秀的婚姻之所以能善始善终,当然不是仅仅依靠杀威棒才维系下来的。

 

纪录片《天下徽商》第七集解说词文案

这是1936年拍摄的一张全家福。

照片中,体态丰腴的江冬秀端坐前排,抿嘴而笑,胡适夹在两个儿子中间,老老实实地站在身后。人到中年,仍清风瘦骨,乍一看,以为是江冬秀的众儿子之一。

生活中,她的确是把胡适当儿子看待的,吃喝拉撒,没有一样不悉心照料。

民国时期流行一句时髦的话,叫“我们的朋友胡适之”。胡适常为朋友一掷千金,北大教授的薪金再高,摊上这么个散财童子,也是打水漂。

不过,好在家里有个大院子,江冬秀就颠着小脚,在院子里开垦备荒,全然没有教授夫人的架子。

一茬一茬的绿色蔬菜喂饱了三个伢和一大家人。

 1931年,徐志摩应胡适之邀到北大任教,临时住进胡家小楼。

女主人专门挑出楼上向阳的大房间给他,服侍得周周到到。偶尔下厨做顿徽州一品锅,徐志摩任情饕餮,吃得满嘴流油,心花怒放,早将当年娶陆小曼时、江冬秀的种种刁难抛到九霄云外了。

纪录片《天下徽商》第七集解说词文案

 流寓美国时,胡适为了养家糊口,在新泽西州的普林斯顿大学葛斯德东方图书馆做职员。

那时,新泽西州治安不好,江冬秀担心老公被人打劫,身无分文,找不到家,每次总在胡适的领带背面缝进五个美元,不多不少,刚好够打车回家。

胡适没有遭遇过抢劫,倒是江冬秀自己还真给赶上了。

 一天,她在厨房烧饭,一名大汉破窗而入。

江冬秀楞了一下,旋即打开房门,大喝一声,GO!

悍贼居然被眼前这个矮胖的小脚女人镇住,乖乖地朝大门方向遁去。

回到厨房,江冬秀继续炒她的菜,就像没事一样。她不懂英语,只学会了一句GO,没想到还真给用上了。

胡适回家后,她也只字未提。

 即便就是在麻将桌上,胡太太还在绞尽脑汁,琢磨怎么练好手艺,与麻友们一决高下,顺便赢两个钱补贴家用。

这样的江冬秀煞是可爱,她的身上,依旧沿袭着传统徽州女人的诸多美德……

 黄梅戏表演艺术家韩再芬日前正在筹备她的新作《走出徽州》,《走出徽州》是韩再芬系列徽州女性题材的第三部。

此前,由她主演的黄梅戏舞台剧《徽州女人》、《徽州往事》先后在全国巡演,引起强烈的反响和巨大的轰动。

 黄梅戏表演艺术家 韩再芬

所以徽州的女人她是丰富多彩的,她不是人们想象的那种,只是一种,那种贞洁烈女,不是这样的,她非常的有活力。

纪录片《天下徽商》第七集解说词文案

 在韩再芬的三部曲中,徽州女人的形象也逐渐从保守走向了开放,从传统走向了现代。

尽管如此,在她的戏中,夫妻离别都是一个不变的主题。

 黄梅戏表演艺术家 韩再芬

在明清那个时代呢,因为男人们都要走出去,寻求生存,然后更好地来建设自己的家园,所以在那样的情况下,他的这种夫妻离别就是一种常态。

纪录片《天下徽商》第七集解说词文案

 明清时期,徽州商人长袖善舞,称雄国内商界近四个世纪之久,缔造出“无徽不成镇”的神话。在这段辉煌历史的背后,徽州女人的奉献和牺牲是永远无法抹杀的。

从某种意义上说——

徽州女人,成就了一代徽商。

徽州,更是徽州女人的徽州。

 

纪录片《天下徽商》第七集解说词文案

 





免责声明:以上整理自互联网,与本站无关。其原创性以及文中陈述文字和内容未经本站证实,对本文以及其中全部或者部分内容、文字的真实性、完整性、及时性本站不作任何保证或承诺,请读者仅作参考,并请自行核实相关内容。(我们重在分享,尊重原创,如有侵权请联系在线客服在24小时内删除)

  • 资讯
  • 最新问题
已经到底啦!
预约配音服务 关闭
预约成功后,我们工作人员会尽快与您联系请保持电话通畅
预约成功
您已预约成功,我们工作人员会尽快与您联系 请保持电话通畅
配音客服微信二维码

关注【客服微信】

抢先听最新案例,新客礼包等你拿!

提交
复制成功 微信号:18996381623 添加微信好友, 详细了解! 打开微信